吕梁新闻网首页  > 往事

归队

白旭平 贺彩屏

2019年05月15日 09:11:40 来源:吕梁新闻网 编辑:蔡晓霞
   
烈士后人在父母墓碑前祭奠


   
方前进一行在中共中央晋绥分局旧址北坡村参观留念


   
烈士后人在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烈士英名墙追思凭吊

5月8日上午,天垂泪,地动情,曾经在晋绥老区兴县战斗过十年的革命先辈、《战斗报》记者方唯若和他的妻子《战斗剧社》编剧莫耶的骨灰,在儿女亲人一行7人护送下,从甘肃兰州来到他们挥洒过青春热血的革命热土兴县,安息在凤凰岭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

风惦记着你雨惦记着你风雨中的战友呼唤着你

方唯若,1919年出生在安徽巢县。1938年参加八路军,曾任一二○师宣传干事、记者、指导员、副科长,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等职,2008年病逝兰州。

莫耶,被无数人传唱的《延安颂》词作者。这首壮丽的颂歌,曾经鼓舞千千万万中国人打击侵略者、解放全中国。莫耶1917年出生在福建安溪,1937年到延安抗大、鲁艺学习,1940年来到晋绥解放区兴县,曾任一二○师战斗剧社创作员,《战斗报》编辑、记者。1949年,随第一野战军进西北军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西北军区《人民军队报》主编、总编辑,甘肃省文联副主席等职。1986年5月8日凌晨病逝兰州。

这对革命夫妇,把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十年、革命热血,抛洒在晋绥大地、黄河岸边、黄土高坡。

“我死后,请把我的骨灰撒在无数战友牺牲的黄河岸边。”病榻前的方唯若给儿女留下遗言。2019年5月8日,在莫耶的忌日和方唯若诞辰100周年之际,他们的儿子方前进和女儿方丽页遵从父母的遗愿,与儿媳阮晓龙、女婿黄仲勋、侄儿方群、侄女方宇以及外甥李建刚一行7人,从兰州接上父母的骨灰,一路驱车来到他们朝思暮想的地方。

天若有情天亦老。5月8日,久旱的晋绥首府所在地兴县天色沉沉,泪雨纷纷,长眠在黄河岸边的战友英灵挥泪做雨,风雨中呼唤着他们的老战友魂归晋绥,一起长眠在战斗过的地方。

“爸爸妈妈,我是你们的儿子前进,你们的儿女儿媳女婿亲人送你们回家了,回到你们曾经朝思暮想的地方,你们的根基,你们战斗过十年的地方,你们无数的战友牺牲的地方,晋绥大地兴县黑茶山凤凰岭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请你们安息吧。”细雨中,方前进告慰父母的亡灵,众亲人和兴县父老乡亲一起给安葬在晋绥大地的方老莫老默哀鞠躬祭奠。

水念叨着你土默想着你山山水水萦绕着你

母亲莫耶出生在福建,居住在厦门,成长在上海。父亲方唯若出生在安徽,父母亲都是喝着长江水长大的,为什么要选择魂归黄河岸边晋绥大地?

2017年春天,方前进骑着自行车开始了3760公里的追寻。

2018年夏,他沿着父母的足迹,从母亲莫耶当年奔赴延安、投身抗日前线的始发地上海码头出发,途经江苏、安徽、河南、湖北、陕西,独自一人走单骑到达了革命圣地延安。站在80年前母亲挥就《延安颂》的地方,方前进凝望宝塔山,目送延河水,继续骑车向着父母生前经常念叨的晋绥兴县石岭则出发。

2018年9月26日晚8点左右,方前进连车带人抛锚在兴县境内,自行车受损,手腕跌伤的疼痛令他连车把也不能碰,实在走不动了。

“你好,你是方前进吧?你走到哪里了?你原地别动,我去接你,十分钟就到。还有自行车?好说,我开皮卡车去。”一位自报家门的西北汉子口音,从一个陌生的手机号里传来。原来,他的朋友告知了一位热心的兴县老乡。

“我不但知道你是谁,我还知道你父亲叫啥,你母亲是莫耶,他们和我是一个村里的,我们村里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李景军拉起来,莫耶孩儿唱起来’,李景军是村里的年轻人,战斗剧社的邻里,会拉二胡,你母亲经常喊‘小李子,拉起来!’”于是,石岭则的圪梁梁上飘起了《南泥湾》《兄妹开荒》《黄河大合唱》的旋律和歌声。

方前进来到石岭则村,走进半坡上物是人非的土窑洞,特别是在当地民政人员的带领下,来到村西一排坍塌的土窑洞里,这里曾是战斗剧社和七月剧社编创人员久居的地方,窑洞的门面及门窗早已不知身处何地。随着向导的手指,方前进看到残存的石灰壁上,依稀写着一个大写的“饿”字,围绕这个字,有诗句,有歌词,有曲谱《贵花唱小调》,有古装侍女图。方前进有点不解。

“这些编剧和演职人员大多是年轻人,活动多,消耗快,饿的快。晋西北十年九不收,尽管天不收,但是,当时人口不足9万的兴县,却供养着边区(解放区)党政军4万余人。战士们饿,老百姓更苦。”向导解释为什么墙壁上最大的字是饿。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方前进在晋绥首府所在地蔡家崖纪念馆、北坡晋绥分局旧址、黑茶山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穿越时空细看、细数。他渐渐了解到,晋绥老区老百姓是勒紧裤腰带给八路军、解放军送军粮,缝军装。9万人的兴县送子参军、送夫上前线10647人,牺牲干部战士1008人,县委先后五次组织2500多人次参加的民兵参战队,北上绥蒙,西渡黄河,南下临汾,东进太原,支援解放战争。此时,方前进终于明白先辈纵然饥肠辘辘睡不着,纵然把饿字从肠胃写到墙壁,也坚持笔耕不辍,坚持革命的浪漫主义,坚持谱写战歌,染红战旗,吹响号角!

听着晋绥人对先辈的讲述,追忆,赞颂,方前进理解了父母当年为什么抛弃大上海,放弃江南鱼米乡,来到贫瘠的晋西北兴县,战火硝烟中的陕甘屏障,为什么能创作出那么多脍炙人口鼓舞士气的经典,用自己的歌声和檄文讨伐侵略者,保卫延安,保卫黄河,保卫全中国,建立新中国。

在兴县黑茶山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方前进恰逢兴县民政局安葬晋绥烈士遗骸,奇巧的是方前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黄岫,还有黄岫阿姨和丈夫王定一的照片,这是妈妈讲过无数次的阿姨,是当年石岭则的战友和闺蜜,因为难产不幸身亡,是妈妈莫耶亲手为黄岫阿姨装殓的,并护送阿姨安葬在石岭则的高坡上。旁边的另一块墓碑上也是父母的战友,成荫和申伸夫妇,墓碑后面雕刻着申伸当年的日记手体:“28日晚不能入睡,忽就想到等我死后,得他与我的骨灰葬于兴县石岭则。连墓志铭都想好了,虽然成荫和我都不出生在山西,但是,我们共同的故乡却是石岭则,有多可记忆的青春年华事。”

读着,看着,父亲的遗嘱和妈妈的音容,仿佛从丝绸之路重镇兰州飞天而来。“爸爸妈妈,儿子带你们来黄河岸边的晋绥老区兴县,来黑茶山凤凰岭,让爸爸和王定一叔叔、成荫叔叔唠嗑,让妈妈和黄岫阿姨、申伸阿姨做邻居,再续战友意、闺蜜情。让山山水水萦绕着你们,让你们用青春信仰铸成的汉字,让你们用芳华岁月唱响的歌声,与黑茶山的苍松翠柏万古长青!”

你养育了我我眷恋着你凤凰涅槃我飞向了你

落叶归根,共产党员方唯若、莫耶的根,不但在长江边上,更在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边上。

莫耶1918年出生于福建,1932年随父居厦门,就读于慈勤女中。1934年秋,16岁的莫耶为追求正义前往上海,在女子月刊社当校对、编辑,一度任主编,写出一批宣传妇女解放的诗歌、小说、剧本。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共上海地下党领导的“救亡演剧第五队”任编剧,投身抗日宣传和救济难民工作。1937年奔赴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鲁迅艺术院学习,同年奔赴延安的有她后来的丈夫方唯若,1938年冬他们随八路军一二○师奔赴华北抗日前线兴县。

在这里,他们的文字,见证了兴县父老乡亲把最后一尺布用来做军装;他们的歌声,咏叹过兴县父老乡亲把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他们的双眼,目睹过黄河渡伤员时,兴县父老乡亲把身上的老棉袄放在担架上。黄河的一级支流,兴县的母亲河蔚汾河滋养着他们的心田,吕梁英雄传诞生地,兴县黄土坡上老窑洞的穹顶,装下过他们理想的星空,莫耶和方唯若与兴县父老乡亲水乳交融,生死相依。

哪里有青春,哪里就有热血,哪里有生死,哪里才是铭刻。兴县养育了我,我怎么能不眷恋着你,方前进和方丽页兄妹及众亲人了却了父母的遗愿,一对共产党员夫妇,从丝绸之路重镇兰州飞来,凤凰涅槃,落在他们苦恋着的地方——兴县黑茶山凤凰岭上。

“把老爷子、老母亲交给我们吧,让我们成为他们的守墓人!”

2019年5月8日上午十时许,当方唯若、莫耶的骨灰安葬在兴县黑茶山凤凰岭晋绥解放区烈士陵园的那一瞬,兴县民政局局长孙小建代表兴县父老乡亲告慰方前进、方丽页兄妹及众亲人。孙小建的话短短23个字,却久久回响在黑茶山麓,萦绕在凤凰岭上,与天空纷纷的泪雨,一滴一滴打湿了方唯若、莫耶的碑石。

本版图片均由白旭平摄

视频推荐更多>>

中国

宝马线上娱乐